Birth in Fire—Evan Shaw的柴燒陶藝

一個美國人在臺灣燒陶二十多年的故事。
  • 馮明珠
  • July 19, 2017
  • 「Birth in Fire—Evan Shaw的柴燒陶藝」於國父紀念館展覽期間獲得廣大迴響,展覽即將於9月27日結束,請大家千萬別錯過!

Evan Shaw,中文名字夏沂汾,1952年出生於美國紐約,祖父Melton Summers(申陌士)清朝末年來到中國,曾任職於清廷及中華民國北京與江蘇郵務局,Evan從小耳濡目染東方文化,熱衷雕塑藝術。1988年來台灣工作,開始接觸陶藝,從摸索、收藏、到建窯和製陶,從此,泥土、柴火和陶釉佔滿了Evan的生活。

Evan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曾鑽研小乘經論多年。2011年,Evan因病由妻子帶他求見 尊貴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洞悉Evan對燒陶產生了瓶頸,因而以寶吉祥集團名義向他訂了100個大茶甕,並要求Evan一定要用手拉坯柴燒陶製作茶甕。本來Evan想拒絕這筆生意,因為他沒有信心和體力去做;仁波切很堅定地告訴Evan,他一定做得到,並預付了這100個甕的款項給他。半年後,一百個茶甕完成了,且效果很好,仁波切很滿意,因而也讓Evan看到他自己在燒柴製陶的過程中所創造的新天地。原以為是不可能的任務,卻奇妙地使Evan的人生起了極大變化。隔年,醫生宣布Evan肝硬化末期,最長只能延續四年壽命,他猛然發現,學佛多年,竟對生命的無常,完全無法把握。茫然之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深邃的佛法安住了他的生命,接納他為弟子;並在上師殊勝的加持與教導下,Evan豁達地面對生命的無常,創作靈感如泉湧,激發他更堅定地與窯共同創造,作品更臻成熟圓滿。

普洱茶倉 Pu Er Tea container 2016
直徑23.5cm 高24cm 苗栗土 編號F039

普洱茶倉 Pu Er Tea container 2016
直徑25cm 高23cm 白土 編號F041

茶倉 Tea Caddy 2016
寬9.5cm 高11cm 苗栗土 編號F049

十五年來,Evan累積了數百件陶藝作品,在上師的鼓勵與安排下,策劃展覽,分享因上師與佛法而出現的新生命。

Evan的窯

Evan說:我的陶是我與窯共創的結果,窯中的任何變化,都會加倍反映在器表,充滿挑戰。燒出的每一件作品,我都欣然接受。

他製陶從建窯開始。沒有拜師學藝,建窯燒陶的知識,啟始於模仿中國古窯,摸索中累積經驗而成。二十多年前,Evan在住宅坡地上建了第一座兩室窯,其後因窯室太大,而改建單室窯。窯址依山而闢,在山坡上挖掘隧道般長洞,好讓大部份的窯磚都能被土包覆,加強保溫效果。Evan說:

因為沒有土地,每次搬家,必須拆解我的窯,另覓一塊適合建窯所在,二十多年來,這七頓窯磚跟著我搬了四次家。每一次重建,我都嘗試調整,以達到我希望的變化及釉色。我現在的窯,深300公分,寬120公分,窯頂最高點約120公分,體積約為三立方公尺。

Evan完全掌控自己一手建造的窯,深知受火面最強、落灰最盛之處,他有規劃地讓烈火、灰釉、泥土在窯裡產生氧化與還原翻天覆地的變化,攝氏1300度持續高溫柴燒7至14天,冶煉出渾然天成的色澤。像這只被命名為〈初雪〉茶碗,芥末黃夾帶著墨綠的流釉,從碗沿自由向下滑落在紫金帶黑色的碗壁,層次分明,色澤多變,碗口出現細細的白粉末點,如同白淨的初雪,灑落在深秋的田埂上。

茶碗入窯放置的位置極重要,大部分放置在窯室前端,直接受火影響。灰的釉自然漂下,土中釉被火崩裂,釉色在烈焰中共舞,是刻意產生的自然景象,渾然天成是我與窯的共同傑作。─Evan。

初雪 First snow 2016
寬14公分 高8公分 苗栗土 編號M024


〈野蠻人肩膀〉是一件器型穩重平衡中帶有粗獷氣息的瓶器,橄欖綠夾雜著白色線紋與小點釉痕,從瓶器頸肩間流向紫金色腹壁,流釉自然披掛,像精心製作的百褶裙,因而得名。Evan歌詠曰:

野蠻人的肩膀,披著一件火焰凍結製成的百褶衣。

上白下黑強烈對比,經橄欖色漸次調和,呈現出和諧的美感。

野蠻人的肩膀 Barbarian shoulders 2003
寬13.5cm 高20cm 苗栗土 編號M020


〈山中鏡池〉是一件高22公分,口徑寬22公分的花器,敞口、束腰,滿佈流釉,咖啡綠中間隔有棕黃、米白線條,規律排列,又跳動出現一些白色矽點,澄靜雅緻。Evan憶述:

這件作品入窯時間比較久,土中含礦較多,所以呈現白色條紋。至於為什麼大部分呈現綠色,一是我調的混和土中含鐵成分豐富,鐵礦與灰釉在烈焰中還原後呈現綠色;另外以杉木與松木燃燒,產生的灰釉也較多,綠色多變的作品由是出現。

Evan對〈山中鏡池〉出現的釉色極滿意,以母語寫下一首詩:

Mountains grow steeply and I fill up the valley.
Deceptively deep filled with melting mountain snows and streams.
I reflect the deep green forests and the dark blue heavens.
山群長得如此陡峭,這整座山谷卻都被我的心緒填滿。
融雪化作清溪,滿覆深不見底的山谷,恰如我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
我的陶,反映出森林的濃綠和天空的靛藍。

山中鏡池 Mountain pool 2003
寬22cm, 高21cm 混和土 編號N011



陶藝特色與創作理念:

Evan製陶,堅持用「野生土」,特別是未經精淘處理的臺灣土,他喜歡用落灰較豐富的杉松等硬木為柴火,以超過1300度持續高溫,還原出野生土中原有礦元素,在窯中與柴灰結合,產生天然豐富的釉色,相映著陶器粗獷的質地,樸拙中帶著天然釉彩的陶器由是出現。有人形容:「夏沂汾的作品在徒手塑成的樸拙造型與釉色自由流淌的隨機趣味中,隱含了禪宗的幽玄美學。」
Evan秉持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堅持「柴燒」,認為這是最貼近日本「侘寂」(Wabi-sabi)精神的一種燒造法:火痕直接烙印在坯體上、灰釉自然飄落器表、窯中向火與背火面的陰陽變化等等,都是柴燒誘人最大的魅力,深深吸引著Evan Shaw。他的自然灰釉陶器,出現如玉般無瑕的光澤及神秘的紫金光、黃金釉、紅銅斑及無法折光的黑色等,形成Evan Shaw的陶藝特色。

火見 Found in the Fire 2013
寬11cm 高10cm 苗栗土

空城 Empty Fortress 2016
寬32cm 高32cm 苗栗土、信樂土 編號M016

火山口Caldera 2001
寬24.5cm 高11cm 混和土 編號N001

影 Shadow 2003
寬23cm 高19.5cm 苗栗土編號 N009

無所藏 No Secrets 2008
寬16cm 高26cm 混和土 編號N012
陶坯橫放窯中,灰釉自然橫流。造成橫紋與「苔藓地衣」遍佈瓶腹,插花後的整體效果特別好。

林中之蔭地 Forest Floor 2016
寬14cm 高17cm 苗栗土與大量長石 編號N014
此器用苗栗土與長石塑造,耐火性強,入窯放置最接近火處,烈火冶煉,土石異常騷動,器表呈現爆炸現象。

流動的釉 Glaze Moves 2002
寬16.5cm 高26.5cm 苗栗土 編號N016
流動的釉,慢慢幻化成冰川。

預測 Prediction 2009
寬15cm 高29cm 苗栗土 編號N017
看似悠閒又活力四射, 能讓人在忙碌中覓得片刻寂靜。

殉道精神 Martyr 2012
寬36.5cm 高35cm 苗栗土 編號N021
生了又死,死了再生。
不停被火烤壓擠,畫出我每一世的面容!

聽見 Listen 2002
寬25cm 高22cm 混和土 編號N022



茶碗與茶壺

茶由器而活,器為茶而生。

二十多年前,因經營茶館需求,Evan開始研究燒製茶器,他希望泡出茶的真滋味。Evan用未精淘過的原土,特別喜愛用苗栗土製作茶器,開闢了一條純樸簡約接近古風的創作之路。台灣粗煉原礦土,率性的線條與造型,以松杉等硬木為柴,持續窯燒七至十四天,氧化及還原交替變化下成色,攝氏1300度高溫下冶煉成器。看似中國傳統藥壺,卻能沖泡出千年茶樹原風味,茶湯柔軟帶甘潤,茶氣完滿呈現,將當今盛行大葉古樹普洱茶的真滋味表現無遺。許多使用過Evan茶器的人都感受得到,這些茶器能帶出茶各種不同層次的味道。

急須 Tea Pot 2016
寬16cm 高8.5cm 苗栗土 編號MA001

急須 Tea Pot 2016
寬15cm 高9.5cm 苗栗土

壺與杯 Teapot and cups 2009
壺:寬15cm 高10cm 杯:寬8cm 高5.2cm 苗栗土 編號M026

樹線 Tree-line 2016
直徑13cm 高7cm 苗栗土 編號F065

山嶺 Ridge 2017
直徑13.5cm 高7.5cm苗栗土 編號F066

晨霧 Mist Lifts Early 2017
寬10cm 高8.5cm 信樂土 編號JU020

稍縱即逝Vanishing World 2017
寬11cm 高8cm 信樂土 編號JU021

暴雨淹沒的三角洲 Storm Floods the Delta 2017
寬11.5cm 高7.5cm 苗栗土 編號JU022

Evan認為,茶是大自然的產物,因此,他希望用屬於自然元素的土和火製作茶具,才能品嚐到最自然、最純粹的味道。茶葉在自然灰釉的茶碗裡自由舒展,茶味層層釋放,釉色與茶色相映成趣,色、香、味盡收眼底,一覽無遺。



花藝與花器

因為有花所以有花藝,沒有人就沒有藝。

相同的因素,因為經營茶館,需要營造氣氛,Evan開始插花,但坊間的花器不能滿足他希望呈現的意境,他開始製造柴燒自然落灰釉花器,為花打造專屬舞台。塑造花器的過程中,腦海湧現自然界生機盎然的花葉;Evan因為花,塑造花器,為花打造了自然專屬藝術舞台。他說:

花草枝葉被摘下後,經由插花人巧妙安排而重生,彼此對話、寧靜凝視、 為觀賞者呈現生動的場景。花的意境、插花者的心情,藉由花器傳達。

Evan插花沒有流派,隨手拈來時令花材或野生草木,搭配自製落灰釉花器,得心應手,渾然天成。Evan說:

花器即雕塑,花藝是雕塑空間媒介,藉由花葉,花藝創作者重新詮釋自然,思考人與自然的關係。





 

Evan說:

我的陶藝創作,不追求完美的造型。有的人可能會覺得它有很多缺點,但是它的缺點就是它的特點;有人覺得那是比較有日式禪意,但我覺得不是,它其實是世界的品味。


Birth in Fire—Evan Shaw的柴燒陶藝
展覽時間與地點:2017年9月2日~27日 台北國父紀念館二樓 文華軒
策展者:寶吉祥有限公司
總顧問:馮明珠 寶吉祥文史研究院院長/前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

「Birth in Fire—Evan Shaw的柴燒陶藝」於國父紀念館展覽期間獲得廣大迴響,展覽即將於9月27日結束,請大家千萬別錯過!